• 首页
  • 人才服务
  • 技术知识
  • 技术知识你的位置:深圳市华尔街商务信息有限责任公司 > 技术知识 > 回报,是一种美德 ——读《诗经·卫风·木瓜》有感

    回报,是一种美德 ——读《诗经·卫风·木瓜》有感

    发布日期:2022-08-24 09:21    点击次数:78

    回报,是一种美德

                                 ——读《诗经·卫风·木瓜》有感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大意是说,姑娘送我香木瓜,我用佩玉报答她。不是仅仅为报答,表示永远都爱她。姑娘送我大木桃,我用美石来回报。不是仅仅为报答,表示和她长相好。姑娘送我大木李,我用宝石作回礼。不是仅仅为还礼,表示和她好到底。这首诗是写男女青年互赠礼物的情歌。全诗三章,每章四句,每章只换两个词,其余词语完全相同。每章的开头两句是写男女互赠礼物,三、四句写永远相爱的决心。全诗以“我”(男子)的口吻写出。

        朱熹解为“言有人赠我以微物,我当报之以重宝,而犹未足报也。但欲长以为之好而不忘也。疑亦男女相赠答之辞”。相对于“美桓公也”之类的牵强附会,这解释已经进步很多,但笔者还是只能同意最后—句,而不能同意所谓的以“重宝”报“微物”。

        “报之以琼琚”的“报”,是回应,“匪报也”的“报”,是回报,诗人说得很清楚,纵然以琼琚回应木瓜,亦不是为了回报,而是“永以为好也”。小伙子说,我把佩玉送给你,并不是对木瓜、木桃、木李的回赠,而是表示永远爱你!这样的表白,简直就是海誓山盟。

        木瓜抑或琼琚,都不过是这悠长情意的载体,并无太多区别,当然说不上什么“报”或“不报”的话。朱熹所言以“重宝”报“微物”,眼里只有木瓜与琼琚的身价,未免把那份情意看得太轻。注意,这里讲的是几千年前东方女性的爱情故事,不要忘记她们的矜持、端庄。她虽然对爱情有强烈追求,但不能狂放;她虽然大胆、无拘束,但决不能像今人那样喊出“我爱你呀”“爱死你了”之类的话语。她仅仅向小伙子投出一个瓜、一个桃、一个李(这些都是她的身边之物),赤热的情感用了含蓄的方式来表答,这更符合古代女子用象征物寄寓情意的特点,如“抛绣球”“赠手帕”等。再看小伙子赠佩玉的行为,看来他对姑娘是早有情意,早有准备的,这佩玉是永久珍藏之物,往往也是定情之物。小伙子怕姑娘误会,明确表白这不是为回报你赠的瓜、桃、李,而是永久爱你,亦足见小伙子的挚着诚意。

        我这里倒也不能说朱熹俗气,《诗经·大雅·抑》中讲述诸种美德,其中一项便是“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别人将桃子向我投赠,我就用李子向他回报)。权衡得非常清楚,也是人际交往中基本的法则。比这个再高级一点的,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回报严重大于当初的所得。这不能说很不划算,多出来的那一部分,是为知恩图报的美德埋单。

        能做到以上两种,便可称为君子了,但在我看来,那种交往太紧张,收到对方的好意,来不及感怀,就要想到回报,内中有口不能言的设防。回报,不但是一种美德,亦是一个简洁的手势,要把对方刚刚发出的情意,在一来一往间,结束掉。

        而《木瓜》里说得多好:匪报也,永以为好,是一种绵绵无期的念想,是—种又天真又松弛的期待,看上去很简单,在世间却很珍稀,不是因为吝啬,而是因为紧张,我们总是不容易相信对方的感情,又担心自己内在感情被对方赚了去,物质损失还在其次,我们更加不愿意的,是被对方暗笑为一个孱头。

        曾听人说过一个段子,京城有—大款,闲来无聊,喜欢在美女身上花俩钱,厮混—阵子了事,不想那次,他遇上的那美女比较有脑子,拿到钱没有立即跑去血拼,而是向高人请教去了。高人说,穷不了你,也富不了你,你不如拿它去做件大事,美女听从了高人的指点,买了个礼物回赠给大款。大款万花丛中过,就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大感动之下,将美女升级为正式的太太。若他知道,这本来就是个“木瓜换琼琚”的案例,背后有策划大师支招,会不会悔断肝肠?便是我这局外人听了,也由不得悚然心惊。

        人心似海,总有些想以四两“拨”千斤的主儿,利用那份信息不对称,久而久之, 东莞市麦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人人都变得警醒,从身体到内心,都跟他人保持距离,这种距离感是如此深刻,连真爱都无法使之消弭。

        有人说,和你一起喝茶的人,常常是朋友,和你一块喝酒的人,则可能是敌人。和人对饮,你会注意不要比对方喝得更深;给朋友回信,你会注意不要写得比来信更长;爱着的时候,你会注意不要比对方爱得更多。你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唯恐让感情和智商一道受辱。拿琼琚回应木瓜实在是冒险,你更能接受的,是张衡《四愁诗》里的交换:“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美人赠我琴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

        虽然我不知道金错刀和英琼瑶价值几何,不过听上去金碧辉煌的,起码比木瓜换琼琚靠谱,就算有朝一日一拍两散,也基本上收支平衡,不用怀疑自己在物质和感情上都吃了亏。

        说起来比较完美,可是,首先“美人”也不是傻子,不会无缘无故先送你—个金错刀。其次,怎知那金错刀就不是赝品?不错,你是可以拿去请专家鉴宝,但有多少感情能经得起这辗转路途上的流失,就算最后确定那是一只正品的金错刀,可以掏出英琼瑶了,但一场感情的呼喊与回应,早已变成以物易物的交易。有人说,真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一问,就是错。这不无道理 

        因此,对于《木瓜》里那位“很傻很天真”的主人公,我有着不可企及的羡慕,羡慕他的内心有一种魅力,使他无视俗世里的交易法则,保持孩子式的随心所欲,选择最近的路途,直奔主题。而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人,却挣扎在俗世的尘网中,南辕北辙,左突右冲,手持琼瑶,却无人可送。

        在这对青年男女互赠礼物的情歌中,一个“投”字,不仅写出姑娘的热情、活泼、可爱,而且她是把“瓜、桃、李”抛给对方的,就更显出她的大胆、公开,但也能看出她表达情怀的含蓄;而小伙子的忠厚则更令人赞赏。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国古代青年男女自由恋爱的幸福生活和他们对爱情的忠诚、追求。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技术知识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大意是说,姑娘送我香木瓜,我用佩玉报答她。不是仅仅为报答,表示永远都爱她。姑娘送我大木桃,我用美石来回报。不是仅仅为报答,表示和她长相好。姑娘送我大木李,我用宝石作回礼。不是仅仅为还礼,表示和她好到底。这首诗是写男女青年互赠礼物的情歌。全诗三章,每章四句,每章只换两个词,其余词语完全相同。每章的开头两句是写男女互赠礼物,三、四句写永远相爱的决心。全诗以“我”(男子)的口吻写出。

        朱熹解为“言有人赠我以微物,我当报之以重宝,而犹未足报也。但欲长以为之好而不忘也。疑亦男女相赠答之辞”。相对于“美桓公也”之类的牵强附会,这解释已经进步很多,但笔者还是只能同意最后—句,而不能同意所谓的以“重宝”报“微物”。

        “报之以琼琚”的“报”,是回应,“匪报也”的“报”,是回报,诗人说得很清楚,纵然以琼琚回应木瓜,亦不是为了回报,而是“永以为好也”。小伙子说,我把佩玉送给你,并不是对木瓜、木桃、木李的回赠,而是表示永远爱你!这样的表白,简直就是海誓山盟。

        木瓜抑或琼琚,都不过是这悠长情意的载体,并无太多区别,当然说不上什么“报”或“不报”的话。朱熹所言以“重宝”报“微物”,眼里只有木瓜与琼琚的身价,未免把那份情意看得太轻。注意,这里讲的是几千年前东方女性的爱情故事,不要忘记她们的矜持、端庄。她虽然对爱情有强烈追求,但不能狂放;她虽然大胆、无拘束,但决不能像今人那样喊出“我爱你呀”“爱死你了”之类的话语。她仅仅向小伙子投出一个瓜、一个桃、一个李(这些都是她的身边之物),赤热的情感用了含蓄的方式来表答,这更符合古代女子用象征物寄寓情意的特点,如“抛绣球”“赠手帕”等。再看小伙子赠佩玉的行为,看来他对姑娘是早有情意,早有准备的,这佩玉是永久珍藏之物,往往也是定情之物。小伙子怕姑娘误会,明确表白这不是为回报你赠的瓜、桃、李,而是永久爱你,亦足见小伙子的挚着诚意。

        我这里倒也不能说朱熹俗气,《诗经·大雅·抑》中讲述诸种美德,其中一项便是“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别人将桃子向我投赠,我就用李子向他回报)。权衡得非常清楚,也是人际交往中基本的法则。比这个再高级一点的,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回报严重大于当初的所得。这不能说很不划算,多出来的那一部分,是为知恩图报的美德埋单。

        能做到以上两种,便可称为君子了,但在我看来,那种交往太紧张,收到对方的好意,来不及感怀,就要想到回报,内中有口不能言的设防。回报,不但是一种美德,亦是一个简洁的手势,要把对方刚刚发出的情意,在一来一往间,结束掉。

        而《木瓜》里说得多好:匪报也,永以为好,是一种绵绵无期的念想,是—种又天真又松弛的期待,看上去很简单,在世间却很珍稀,不是因为吝啬,而是因为紧张,我们总是不容易相信对方的感情,又担心自己内在感情被对方赚了去,物质损失还在其次,我们更加不愿意的,是被对方暗笑为一个孱头。

        曾听人说过一个段子,京城有—大款,闲来无聊,喜欢在美女身上花俩钱,厮混—阵子了事,不想那次,他遇上的那美女比较有脑子,拿到钱没有立即跑去血拼,而是向高人请教去了。高人说,穷不了你,也富不了你,你不如拿它去做件大事,美女听从了高人的指点,买了个礼物回赠给大款。大款万花丛中过,就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大感动之下,将美女升级为正式的太太。若他知道,这本来就是个“木瓜换琼琚”的案例,背后有策划大师支招,会不会悔断肝肠?便是我这局外人听了,也由不得悚然心惊。

        人心似海,总有些想以四两“拨”千斤的主儿,利用那份信息不对称,久而久之,人人都变得警醒,从身体到内心,都跟他人保持距离,这种距离感是如此深刻,连真爱都无法使之消弭。

        有人说,和你一起喝茶的人,常常是朋友,和你一块喝酒的人,则可能是敌人。和人对饮,你会注意不要比对方喝得更深;给朋友回信,你会注意不要写得比来信更长;爱着的时候,你会注意不要比对方爱得更多。你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唯恐让感情和智商一道受辱。拿琼琚回应木瓜实在是冒险,你更能接受的,是张衡《四愁诗》里的交换:“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美人赠我琴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

        虽然我不知道金错刀和英琼瑶价值几何,不过听上去金碧辉煌的,起码比木瓜换琼琚靠谱,就算有朝一日一拍两散,也基本上收支平衡,不用怀疑自己在物质和感情上都吃了亏。

        说起来比较完美,可是,首先“美人”也不是傻子,不会无缘无故先送你—个金错刀。其次,怎知那金错刀就不是赝品?不错,你是可以拿去请专家鉴宝,但有多少感情能经得起这辗转路途上的流失,就算最后确定那是一只正品的金错刀,可以掏出英琼瑶了,但一场感情的呼喊与回应,早已变成以物易物的交易。有人说,真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一问,就是错。这不无道理 

        因此,对于《木瓜》里那位“很傻很天真”的主人公,我有着不可企及的羡慕,羡慕他的内心有一种魅力,使他无视俗世里的交易法则,保持孩子式的随心所欲,选择最近的路途,直奔主题。而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人,却挣扎在俗世的尘网中,南辕北辙,左突右冲,手持琼瑶,却无人可送。

        在这对青年男女互赠礼物的情歌中,一个“投”字,不仅写出姑娘的热情、活泼、可爱,而且她是把“瓜、桃、李”抛给对方的,就更显出她的大胆、公开,但也能看出她表达情怀的含蓄;而小伙子的忠厚则更令人赞赏。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国古代青年男女自由恋爱的幸福生活和他们对爱情的忠诚、追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Powered by 深圳市华尔街商务信息有限责任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